<var id="bj1pv"></var>
<var id="bj1pv"><strike id="bj1pv"></strike></var>
<var id="bj1pv"></var>
<var id="bj1pv"></var>
<var id="bj1pv"></var>
<var id="bj1pv"></var>
<menuitem id="bj1pv"></menuitem><menuitem id="bj1pv"><dl id="bj1pv"><progress id="bj1pv"></progress></dl></menuitem><cite id="bj1pv"><video id="bj1pv"></video></cite>

金花股份董事長張朝陽“性侵擾”女秘書被曝光 股東暗戰再升級

時間:2021年08月12日 09:32:46 中財網
  堂堂一名上市公司的博士董事長,竟然對自己的女秘書“動手動腳”,這不是天方夜譚!

  8月10日,一份剛剛審理完結的勞動仲裁,讓傳聞近一年的金花股份(600080.SH)董事長“性侵擾”女秘書事件終獲證實,也讓這家老牌上市公司股東“暗戰”再次暴露在公眾面前。

  博士董事長“性侵擾”實錘
  媒體獲得的裁決書顯示:“經審理查明,申請人隨同董事長張朝陽出差….張朝陽在酒店房間做出對申請人摟抱的行為,申請人掙脫跑出房間?!?br />
  據悉,該事件發生于2020年8月底,彼時張朝陽在金花股份新晉二股東推舉下擔任董事長僅兩個月,“申請人”正擔任董事長秘書一職。

  而即使發生了這樣的“性騷擾”事件,張朝陽依然穩坐金花股份董事長之位。

  資料顯示,張朝陽今年50歲,1971年9月出生,博士學歷,2009年8月至2016年6月任職于西安保稅物流投資建設有限公司董事副總經理和西安國際港務區管委會內陸港運營辦主任;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28日任職于絲綢之路國際總商會副秘書長。2020年6月29日至今任公司第九屆董事會董事長。

  這份裁決書內容顯示,“返回西安后,申請人向金花企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領導層反映了董事長的行為,在邢雅江、王晶、董事長張朝陽參加的處理會議上,決定安排申請人帶薪休假,待張朝陽辭職后再來上班?!?br />
  去年事件發生時,受害人曾在男友陪同下赴金花股份維權,董事長張朝陽一度被指“意圖性侵”且可能有報警。

  事實上,處理會議之后,張朝陽并未辭職或遭罷免,至今仍牢踞金花股份董事長之位,反而是女秘書自去年10月起就被金花股份停發工資、斷繳社保。今年2月23日,其無奈提出辭職,并通過勞動仲裁途徑討要工資及補交社保,對這些訴請,仲裁基本予以支持。

  此次人事糾紛無意間也令金花股份兩大股東一年來的“內戰”成為明朗:裁決書顯示,在女秘書多次詢問為何停發工資時,得到的回復是:“因公司內部斗爭,正在溝通,但一直溝通未果?!?br />
  股東暗戰升級
  資料顯示,金花股份以藥品研發、生產及銷售起家,并于1997年6月上市,主營業務涉及醫藥工業、醫藥商業、酒店業等領域。其主導產品之一是金天格膠囊,據公司介紹,該產品是國家一類新藥,已成為骨科臨床中藥一線用藥,ST金花還研制了一款名為人工虎骨粉的原料藥,并被冠以“神秘”二字。

  最近,就有投資者在互動平臺上就虎骨粉相關問題進行提問,“公司的人工虎骨粉處方及工藝是否被認定為國家級絕密配方?是否有專利保護期限?”對此,金花股份回應稱,公司人工虎骨粉屬于絕密配方。并于2018年2月向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申請了中藥保護。而虎骨酒也備受投資者關注,金花股份還回應,“公司保健酒項目暫未取得批件。如有進展公司會及時披露?!?br />
  另外,廣為人知的是,金花股份創始人吳一堅曾名列陜西“首富”,其“掌舵”的金花投資集團旗下擁有兩家上市公司,除了ST金花,還有一家香港上市公司世紀金花。最初,“金花系”選擇了多元化的經營策略和產業布局,但也正是這種經營策略選擇,為“金花系”此后的局面埋下了伏筆。

  事實上自去年夏天至今,隨著對金花股份控制權爭奪的升溫,相關博弈已逐漸由暗轉明。

  2020年6月,金花股份大股東金花投資控股集團(簡稱’金花投資’)持有的4353萬無限售流通股份被司法拍賣,另一民企西部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西部投資’)實控人邢雅江之子邢博越接手后,以11.64%占比成為上市公司二股東。

  對于上市公司控制權易主可能及“借殼”猜測,金花股份曾公告稱:“邢博越不謀求上市公司控制權,認可現上市公司第一大股東的控制地位,且無意與現第一大股東金花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就上市公司控制權引發紛爭?!辈贿^,此番說辭很難令人信服。

  一年來,市場間發生的持續增持證明,西部投資的邢氏家族正劍指金花股份控制權。獲取二股東地位之后,邢博越及已披露的一致行動人杜玲、楊蓓、鐘春華在二級市場一路買買買不停,至2020年11月底,邢博越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持有上市公司股份占比已達21.357%,一舉超過金花投資的19.14%;
  即便如此,邢博越及其一致行動人仍未停止收購股份的腳步,在這份人事仲裁書中,審理查明的情況為:“至2021年3月17日,邢博越及其一致行動人持股比例達到22.33%?!?br />
  今年6月,金花投資持有的17.92%股權又被掛上司法拍賣平臺,失去此份股權意味著金花股份控制權即將發生更迭。

  對于這“最后一城”,金花投資顯然全力死守。第一次定于7月17日的拍賣,因“案外人對拍賣財產提出確有理由的異議”而中止;二次定于8月22日的拍賣,就在8月10日因“兩個案子并案處理”而撤回。

  連續兩次雖然阻擊成功,形勢分明為險守;接下來命運如何雖撲朔迷離,能確定的是,對控制權的最后爭奪已經不再遮掩。

  除了實控人變局,金花股份此前還曾被監管層處罰。根據相關司法解釋,如果投資者于2019年1月3日至2020年4月29日期間買入金花股份,并在2020年4月30日后賣出或仍持有并曾產生一定浮虧(無論是否解套)均可發起索賠,以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廣大投資者在獲得賠償前無須支付任何律師費用。
各版頭條
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的视频_我唾弃你的坟墓_日本H无遮挡全彩漫画_村长的后院无删减版_妈妈为什么晚上总是叫_欧美日韩精品一区二区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