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bj1pv"></var>
<var id="bj1pv"><strike id="bj1pv"></strike></var>
<var id="bj1pv"></var>
<var id="bj1pv"></var>
<var id="bj1pv"></var>
<var id="bj1pv"></var>
<menuitem id="bj1pv"></menuitem><menuitem id="bj1pv"><dl id="bj1pv"><progress id="bj1pv"></progress></dl></menuitem><cite id="bj1pv"><video id="bj1pv"></video></cite>

公告10連發 也沒壓住董事長“性侵擾”丑聞!這朵“金花”如今很扎手

時間:2021年08月13日 07:37:37 中財網
  阿里女員工自曝被侵害事件發酵后,全社會都開始重新審視企業文化中存在的陰暗角落。正值此時,金花股份董事長張朝陽去年“騷擾”女秘書的事件,在一起勞動仲裁案中被曝光出來,讓這家老牌藥企進入公眾視野的同時,內斗戲幕也被撕開。

  或許是預料到丑聞會擴大,8月12日盤后,金花股份一口氣發了10份公告,其中包括一份未經審計的半年報。

  受上述消息影響,盤中一度下跌3%的金花股份尾盤逐漸拉升,最終報收6.59元/股,漲幅0.76%。

  
  “性侵擾”舊聞出水
  此前有傳聞稱,金花股份董事長張朝陽曾試圖“性侵擾”女秘書,但傳聞出現后,金花股份并未就此事公開澄清。

  直到今年8月10日,一份剛審理完的勞動仲裁結果顯示,2020年8月底,案件申請人隨同金花股份董事長張朝陽出差,在酒店房間內,張曾做出對申請人摟抱的行為,申請人掙脫跑出房間。

  上述申請人是張朝陽的秘書,其曾在男友陪同下前往金花股份維權,并向金花企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領導層邢雅江、王晶等高管反映了此事。當時得到的回復是:先帶薪休假,待張朝陽辭職后再來上班。

  
  然而,此后企業不但沒有處理,反而自去年10月其停發該秘書工資、斷繳社保,且董事長事發后一直身居高位。

  該秘書無奈之下,終于在今年2月23日提出辭職,并通過勞動仲裁途徑,討要工資及補交社保。

  公開資料顯示,張朝陽今年50歲,1971年9月出生,博士學歷,2009年8月至2016年6月任職于西安保稅物流投資建設有限公司董事副總經理和西安國際港務區管委會內陸港運營辦主任;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28日任職于絲綢之路國際總商會副秘書長。2020年6月29日至今任公司第九屆董事會董事長。

  半年報“加急”出爐
  據剛剛公布的半年報信息,金花股份公司目前已形成了以醫藥工業為核心的產業基礎,產品集中在骨科、免疫、兒科用藥等細分領域。自1997年6月上市,主營業務涉及醫藥工業、醫藥商業、酒店業等領域。公司主導產品金天格膠囊,是國家一類新藥,具有健骨作用,目前已經成為骨科臨床中藥一線用藥;轉移因子系列產品主要用于改進人體免疫力的生物藥品;兒童系列用藥鞣酸蛋白酵母散用于兒童腸炎或消化不良引起的腹瀉。

  根據半年報信息,報告期內,金花股份實現營業收入2.42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6.87%,其中醫藥工業實現銷售收入2.3億元,較上年同期增加2.46%;金花國際大酒店有限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132萬元,較上年同期增加68.47%。報告期內,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687萬元,較上年同期增加16.98%。但是其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繼續為負值,為-2773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金花股份在半年報摘要中明確寫道,本半年度報告未經審計,而且公司董事邢雅江因工作原因并未出席董事會,獨立董事張小燕缺席本次半年報審核,且無委托。

  
  “內斗”再升級
  這份半年報是金花股份于今年5月摘帽后的首份業績報。雖然業績看上去沒有大起大落,卻也讓金花股份的控股權斗爭浮出水面。

  裁決書顯示,在受侵害女秘書多次詢問公司為何停發工資時,得到的回復是:因公司內部斗爭,正在溝通,但一直溝通未果。

  這意味著,公司內斗當時已嚴重影響到企業正常運營。

  據悉,在事件發生時,也就是去年8月底,張朝陽在金花股份新晉二股東推舉下擔任董事長僅兩個月,“申請人”正擔任董事長秘書一職。

  其實,關于實控人生變數的消息早有跡象。今年年6月17日晚間,金花股份發布《關于控股股東所持公司部分股份將被司法拍賣的提示性公告》稱,西安市中級法院發布公告,將公開拍賣公司控股股東金花投資持有的公司股份6689.77萬股,占公司股份總數的17.92%,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總數的93.63%,上述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凍結。如此次拍賣最終成交,將可能導致公司控股股東和實控人發生變化。

  記者注意到,早在2020年6月,金花股份大股東金花投資控股集團(簡稱‘金花投資’)持有的4353萬無限售流通股份被司法拍賣,另一民企西部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西部投資’)實控人邢雅江之子邢博越接手后,以11.64%占比成為上市公司二股東。

  不過,此前公司曾公告稱,“邢博越不謀求上市公司控制權,認可現上市公司第一大股東的控制地位,且無意與現第一大股東金花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就上市公司控制權引發紛爭?!辈贿^,此番說辭很難令人信服。

  二級市場上,在丑聞發生的這一年來,西部投資的邢氏家族通過”買買買“,正劍指金花股份控制權。在獲取二股東地位之后,邢博越及已披露的一致行動人杜玲、楊蓓、鐘春華在二級市場一直動作不斷,去年11月底,西部投資股權占比已達21.357%,正式超過金花投資的19.14%持股。

  
  根據最新統計,邢博越為代表的的自及其一致行動人持股比例已經高達22.33%,而今年6月,金花投資持有的17.92%股權又被掛上司法拍賣平臺,控股權之爭已經白熱化。

  對于這“最后一城”,金花投資顯然全力死守。第一次定于7月17日的拍賣,因“案外人對拍賣財產提出確有理由的異議”而中止;二次定于8月22日的拍賣,就在8月10日因“兩個案子并案處理”而撤回。

  連續兩次雖然阻擊成功,形勢分明為險守,但是董事長丑聞是否給金花股份后續股權之爭帶來變數目前無法知悉。

  目前來看,金花股份還涉及一系列投資者索賠事宜。根據金花股份今年一季報顯示,西安中院已經向公司發送了《民事一審案件應訴通知書》、《民事起訴狀》及《舉證通知書》等,共計72名自然人以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為由提起訴訟,訴訟標的金額共計約為704.58萬元。
各版頭條
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的视频_我唾弃你的坟墓_日本H无遮挡全彩漫画_村长的后院无删减版_妈妈为什么晚上总是叫_欧美日韩精品一区二区在线